欢迎访问谊发牧业官方网站! 联系谊发   |   收藏本站   |   在线留言   |   企业位置   |   问卷调查

种猪_二元母猪_种猪价格_谊发牧业河南种猪场

联系谊发

手机:13303925359(赵建治)
传真:0392-5853137
邮箱:hnyifa@126.com
网址:www.hnyifa.com
地址: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白寺前岗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种猪育种 >> 育种技术 >> 综述: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二)(1)_兽
正文内容

字号:   

综述:丹麦展开转基因对猪健康损害问题研究(二)(1)_兽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7-06 09:18:01

作者:[英国] Brian John博士 翻译:贾志光(执业兽医师)

  第1部分 丹麦一个小镇出现的现象

  (一)动物健康福利问题

 彼特森(Pedersen)先生在自已猪场产房

  丹麦养猪农户彼特森先生在自家猪场中用非转基因大豆替代转基因大豆喂饲后,他很快观察到母猪群出现明显健康转变。他曾在媒体中谈到这个现象,并且被丹麦主流农业报纸Effektivt Landbrug编辑用大幅版面加认介绍。

  彼特森先生可能并不是一个有机饲料饲养猪只的农户。但是,丹麦全国的其他猪农都是用相同集约化技术来养猪。彼特森先生的猪场在丹麦一个叫Hvidsten 的Pilegaarden小镇上,靠近叫Jylland的Randers小镇。

  丹麦养猪业是全球公认生产力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每头母猪一年平均可产近30头断奶仔猪。丹麦出产的猪肉每公斤使用抗生素低于50毫克(除斯堪的纳维亚岛以外,其他国家大多数为此用量的2-4倍),这令丹麦养猪业在全球养猪业中成为不是国际标准的 “世界冠军”事实标准。在丹麦, 所有使用抗生素的过程都必须被记录在案,职业兽医师严格控制使用抗生素,抗生素确保养猪农民经营富裕起来。

  此外,丹麦现行的养猪技术大田试验和科学试验都得到世界广泛接受。丹麦养猪技术研究设施是由政府职业兽医师监控,养猪农户都积极配合执行。换句话说,养猪设施环境影响同转基因饲料的影响相比,远远低于许多其他国家。

  (1)猪场疾患关联性

  专家同彼特森先生详细讨论以下疾患关联性:

  1、在产房内,经过每天用“博克”(Borgal)注射50-100毫升,2天之内腹泻症状全部消失。 (译者注:Borgal是一种广谱抗生素。Borgal的商品名是“博克”,其生产厂商是利达公司)

  2、在试验之前两年内,每个月最少1头因胃部疾病死亡,共有36头母猪死亡。试验以后,母猪群中再未出现胃部膨胀或因溃疡而死亡的现象。

  3、在试验之前一年,有2头母猪因食欲不振而死亡,试验以后没有母猪相同疾患死亡记录。

  4、在试验之前, 如果产房不进行冲洗的话,就会出现很多腹泻病例。试验以后即使不冲刷产房,腹泻症也不会出现。

  5、猪场此前一直努力防治初产母猪腹泻症状,但试验后己不再担心这个问题出现。

  6、试验两年前,当腹泻严重时,产房中的仔猪死亡率接近30%。母猪基本不照顾仔猪。

  7、试验前,一头母猪很少能有13只断奶仔猪,10.5%母猪产下仔猪需要换母猪喂奶。现在;试验后,每头母猪平均12头断奶仔猪,达到14头断奶仔猪可以见到。很少再需要转换母猪喂奶,因为母猪产后的奶汁又好又多。

  8、试验前7个月,猪场平均产活仔数量为14.9头和死产仔猪数量为1.6头。试验后,母猪产仔数量明显变好,每头母猪平均产活仔数量比前增加超过0.3头,这个指标中的0.2头是由于产死仔数量减少。

  9、试验后,断奶仔猪更强壮和大小更均匀。

  10、试验后,猪场工人每月工时减少了20-30小时,部分原因为产房冲洗工作减少,产房内护理工作减轻了。

  “在试验中,我们用鱼粉和非转基因大豆饲喂断奶仔猪,取代了之前的转基因HP200(纯化的转基因大豆)和市售普通的转基因大豆。仔猪看上去更加活跃。我们只用此方法喂养了三个月,所以数据并不确切。自仔猪15公斤起,我们停止使用转基因大豆。我们还不能确定其中的因果关系,但药物的用量已经下降到此前的一半”。

  彼特森先生接着说:“近5年来,我们一直聘用同一批饲养员照顾450头母猪,猪场的管理水平不变。显然,这不是由于我们的生产管理水平波动造成产仔母猪的产量变化。

  从2011年4月1日起,我们猪场开始改变喂饲非转基因大豆时,我事先并没有告诉猪场的饲养员,但是他们却很快就注意到了产仔情况的变化。

  "你改变了饲料吧?!"在使用非转基因大豆饲喂的几天后,饲养员问我来。"嗯,现在怎么样?"我反问道。

  经过了解,这是近几个月来第一次猪场产房不需要给猪只用注射大量“博克”治疗仔猪腹泻。这种好势头一直保持至今,并一直保持到2011年底。而我们猪场药费节省的开支足以补偿花在了非转基因大豆的价差费用。”

  (2)畸形和死产仔猪情况

  右上:颅骨畸形仔猪 左上:脊柱畸形仔猪 左下:连体双胞胎仔猪

  所有使用转基因大豆喂饲的猪场都同样出现找不出何种原因的死产和畸形仔猪现象。彼特森先生深信:这种现象同转基因是使用农药草甘膦而有残留量有关。

  在欧盟,在饲料用玉米和大豆中的草甘膦残留量法定允许值应低于20 ppm。彼特森先生说豆类饲料中检测到的残留量为17 ppm,而且这一水平已成为转基因产业达成的共识。

  在阿根廷,农民每生产1吨转基因大豆,需要喷洒孟山都公司出产的“农达”(一种除草剂农药)4升。通常情况下,转基因作物整个生长季节需要喷洒2次“农达”。阿根廷是欧洲市场中转基因大豆的主要供应商。彼特森先生说:“丹麦猪场在处理这些阿根廷产的干燥饲料原料时,它们所含的草甘膦浓度已相当高,因为最后一次喷洒农药“农达”距离收割时间只有10-14天,80%的草甘膦仍然残留在植物果实中;农药一部分会被代谢掉,但是大部分则仍然残留在植物体内,特别是形成果实的部位上。”

脊柱畸形的仔猪相片

  彼特森先生说:“我们的粮仓中15%的饲料是带着"农达"一起干燥。此外,还要给母猪买大麦,这样,40%的饲料都属于喷洒过了"农达"。从文献介绍材料看,"农达"引起某些动物胎儿畸形浓度只需要0.2ppm,"农达"引起人体内分泌紊乱浓度只需要0.5 ppm,"农达"浓度达到10ppm便会引起人体细胞全部死亡。

  在过去的九个月,我们猪场只产出13头畸形仔猪(比例是约700头中有1头),这些畸形仔猪大多数出生时还是活的。我们在试验中发现:草甘膦破坏了约70%被饲喂猪只的头骨和脊椎。我由此确信"农达"会造成人体和猪只严重的先天缺陷疾患,尤其是头部和脊椎损害。”

  彼特森先生还列举了阿根廷农村地区草甘膦、农达药物扩散对人群的影响。在YouTube短片中可见,农药对猪和对孩子的损害影响还不太一样。Pedersen先生补充说:

  “独立第三方研究人员已经证明:"农达"是一种强大的、非选择性杀菌剂,并且干扰内分泌,导致先天畸形、流产和癌症。并改变哺乳动物的肠道菌群,这使肉毒梭菌(译者注:转基因片段载体)在食物链中污染成为一个严重公共卫生问题。这也是牛慢性肉毒杆菌病产生的直接原因,我们猪场的母猪腹泻和水肿症状也是肉毒梭状芽胞杆菌造成的,因为改变饲料后症状消失了。”

  提到下一步如何打算问题,彼特森先生说:“我确信,当丹麦农民知道转基因大豆对动物和人类的有害影响后,将停止在动物的饲料中使用它。与转基因作物喷洒的"农达"相比,DDT(敌敌畏)和"反应停"的影响只是小巫见大巫。

  如果全球今后"农达"使用量还增加的话,对人类健康负面效应也将大大增加。在国际社会呼吁停止使用对这种有依赖除草剂,而且己证实它在动物饲料中的残留量有毒之前,很难想象转基因作物将会出现多么严重的情况。 ” 彼特森先生还引用了相关研究人员的观点,这些研究人员倡仪公众少用直至淘汰"农达"。

  最后,彼特森先生引用了美国普渡大学植物病理学教授、著名土壤学专家胡伯(Don Huber)教授的话说:“我们不会因为在土地上喷洒这么多化学物而被时代铭记,但可能会若为了孩子们而牺牲一些跨国公司利益而流芳千古。”

  (二)经济问题

  彼特森先生已经分析母猪改用非转基因大豆饲料在围产期至产房时的经济效益变化,并确信这有助于增加猪场的收益。他是这样评估的:

  “我们发现:转换成工时的话,工作效率正在上升,因为猪只变得更健壮更健康。每头母猪可增加超过1.8头断奶仔猪,即由改用非转基因大豆饲喂前的28.1头升到现在的 29.9头。另一种折算方式是,每1.8头断奶仔猪可转换成22.5万丹麦克朗。

  另一个收益是,猪场每年死于胃部疾病的母猪少于12头,可折算为2.4万丹麦克朗,母猪群节省下来的2/3药物可转换为3万丹麦克朗。

  非转基因大豆含有更多的营养,蛋白质和能量,每百公斤大豆中仅蛋白质和能量的增加价值就是17丹麦克朗,每年就可转换为12,750丹麦克朗。”

  猪场换了非转基因饲料,经济成本有所增加,以用75吨非转基因饲料计算,每100公斤增加55丹麦克朗,总计要额外支出多41250丹麦克朗。

  上图显示了从转基因大豆改为非转基因大豆饲喂的12个月里,彼特森先生的农场中母猪产房中抗生素使用情况。纵轴显示了农场产房每百头猪每日累计用量。淡蓝色虚线显示12个月的地区平均水平。深蓝色虚线显示了12个月的全国平均水平。橙色线显示了彼特森先生的农场母猪产房中12个月平均抗生素使用水平。已经低于国家和地区的平均用量的50%。

  扩展到24个月的曲线。这条曲线是相同的参考水平,但图中显示了2011年4月之前母猪产房的用药水平超过了国家和地区的平均水平,这段时期中转基因大豆被用在饲料中而且出现母猪腹胀和仔猪腹泻的问题。

  这些额外费用相当于450头母猪一年共要多支出28500丹麦克朗,或平均每头母猪要多支出63.34丹麦克朗。

  综合考虑增收和减支、额外多支出三方面的成本变化,彼特森先生的结论是:“仅从节省药物费用就能够冲抵购买非转基因大豆所产生的额外开销。总体计算一下,我们猪场的经济效益总共增加了25万丹麦克朗、或者是每头母猪增加了550丹麦克朗。我们的猪只欢快成长又健康,我们猪场的利润随之增加。因此,选择换用非转基因饲料喂饲猪只,这是我们做的非常正确的一件事!”

  (三)在美国,转基因作物产量仍然快速增加

不同种类作物的数据,包括HT和Bt性状转基因品种
来源:Fernandez-Cornejo和McBride(2002)从1996年至1999年的数据

表1-3为美国转基因作物2000-10ERS产品数据

  (四)其他地方的转基因现状

  欧洲每年有3200至3600万吨进口大豆用于动物饲料,它们主要产地来自美国、阿根廷和巴西。这些大豆大部分是转基因的,因为其中只有约700万吨是非转基因大豆。法国、德国和西班牙是转基因大豆最大进口国,丹麦转基因大豆和饲料进口产地主要是阿根廷。据了解,2011年丹麦用于动物饲料加工的进口转基因大豆约170万吨。

  我们已经掌握了大量证据,证明除丹麦以外,其他使用转基因大豆饲料的国家,在生猪养殖场中存在母猪围产期死产、畸形胎儿等危害健康问题的事实。遗憾的是,这些证据大多是零散,没有在兽医同行认可的专业文献中被记录在案。更没有人进一步开展深入研究,而蒙蔽着养殖行业从业者。

  我们认为这是一种耻辱!

  关于猪群健康问题同喂食转基因大豆之间的关系,以及转基因饲料如何影响动物健康问题的全球范围研究应该立即展开。

  用美国同行的话说:“据我们所知,关于这个问题恐怕任何美国官方或机构都不会有记录。转基因大豆被首次大规模用于动物饲料时,这个发达国家(美国)的大多数人简单地把它当做一种"新生命形式",出于转基因生物"实质等同"和"一般公认安全"(GRAS)的谎言,很少有人会去发现问题。我们已经知道有几个关于转基因玉米和大豆产品问题的案例,但那些始于1997年的记录数据,都是来自畜牧场管理方而非官方实体。”

  转基因产业已经成为美国农业工会和政府监管机构无诚信永久耻辱:他们串通起来,令有关转基因大豆饲料对美国养猪业影响的研究无法有效展开。

  这是一项紧切需要研究的问题,丹麦和其他欧盟国家马上展开这类研究还为时不晚。转基因饲料对禽畜健康问题的研究不是一个简单的动物福利问题,而是事关威胁整个欧洲消费者健康的大问题。我们一再提醒公众:人体的消化系统跟彼特森先生农场里猪只的消化系统结构非常相似。

  注释:

  丹麦的养猪业对欧洲经济非常重要,我们并不想打击它。如上所述,丹麦对养殖业监管非常严格:例如,猪群用药量低于欧洲其他国家。如果用药量高于规定量的话,猪农将会受到严厉制裁。

  事实上,正是有这种一直持之以恒的公开性政策和透明性的严格监管制度,以及兽药监察制度要求保存猪场记录,彼特森先生才能够有上述统计信息公布。这一点在欧盟其他国家的大多数都是不可能。在这方面,丹麦公众是幸运的,我们也希望彼特森先生的经验可以在其他地方发现。如果养猪业能针对转基因大豆问题采取行动,并能够切实提高国家猪群的健康水平的话,整个国家在市场中将获得更强大竞争优势

所属类别: 育种技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相关推荐
  河南省谊发牧业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9836号
全国销售热线:400-699-0392 办公热线:0392-5853058
手机号码:13303925359(赵建治) 企业邮箱: hnyifa@126.com
公司地址: 河南省鹤壁市浚县白寺前岗
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 后台管理进入     

关注谊发牧业
 
关注精旺

谊发牧业微信公众号

精旺公司微信公众号

客户服务热线
400-699-0392

 
在线客服